瞎了

勿吵。

吃過一次的餐館(飯店)哪怕口味再和胃口也不會再去第二次了,見過一次的陌生人相處的再融洽也不想見第二面,朋友的朋友不會成為朋友,因為和朋友本身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兩個世界的人碰撞在一起不會產生火花,產生的是越積越厚的誤解和衝突。
我太孤僻了,冷漠膽小又幼稚,妄想可以有人認同自己的觀點,面對困難只想著逃避,我只是在敷衍而已,敷衍著工作,敷衍著生活,敷衍著我這毫無價值的生命…
沒有嘗試過的東西,哪怕有機會也不會想去嘗試。回不去的明天不止存在於記憶裏,恐怕將會貫穿整個生命。
我縮在自己的小殼裏,偶爾出來曬曬太陽,看看門口的花開了沒有,然後繼續鑽回去,十天半個月,或許更長的時間都不會再出現的。

评论